如果自拍是病,那几百年前人类就已病入膏肓

猩猩也爱自拍,你说这病得多有历史感~

3171

酷酷·哒 发表于 2016-10-26 09:39:02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分享文章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每天,我们都能在胖友圈看到许多或45°角仰望天空、或侧偏20°颔首浅笑的自拍照,磨皮美肤、滤镜特效五花八门...美图神器化妆效果更鬼斧神工,可以P的连亲妈都认不出来,也可以让人光明正大地说姐素颜哦~

不信你们看wuli冰冰最新的素颜自拍照嘛:

undefined

手机、相机的普及,自拍技术和美图功能的不断完善让自拍成为了许多人日常生活的必备步骤...“一个人加班求抚摸”要配张孤单寂寞冷的自拍;“和闺蜜出去玩耍好开心”要配张笑容洋溢自拍;“祝麻麻生日快乐”要配张二十四孝的自拍;“愿奶奶在天堂安息”还要配一张落寞伤神的自拍照...

当然,有人爱自拍,自然也有人恨自拍,比如↓↓↓

undefined

甚至有砖家站出来说:自拍上瘾可能是一种精神疾病,得治!如果自拍上瘾是病,那许多人已病入膏肓并早就放弃治疗了吧~

其实,自拍这种行为不是说有了相机、手机、有了各种各样的美图手机之后才被人掌握、接受、喜欢甚至迷恋上的...如果深究,在大家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时代就已经有类似这种表达自我方式了。只不过那时相机不普及,甚至还根本没有摄影设备和技术,所以不能靠拍,而是靠画...如果现在叫自拍,那时候的就得叫自画了...画出来的东西就是大家都听说过的自画像。

先来看一组对比照片:

undefined

左边这张图是法国后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在1893年创作的自画像,而右边这张则是一位名叫Ellen Oredsson的艺术博主最近的自拍照。相似的动作眼神和角度...要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说左图是一张经过特效处理的自拍照应该也毫无违和感吧~

再来感受一组PS照片:

undefined

左图是地球人都知道的画家梵高的自画像,而右图则是网友PS后的照片,神还原大家对着镜子自拍时的画风:

有人可能会说了,你怎么能拿low low的自拍照和价值连城的大师画作相提并论呢?

确实,现在的自拍照不能和几百年前的自画像完全等同,从创作手法、设备、技术和传播方式上说甚至有很大的差异。但是,许多名家的自画像往往和现在的自拍照有着相似的动因。

自拍党资深成员应该都曾被人说“这人真自恋”,其实,历史上许多大画家也都曾为自己的盛世美颜所倾倒,自恋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比如,文艺复兴时期,被称为“自画像之父”的德国画家阿尔布雷特·丢勒,据哒哒君能找到的资料推断,这位大师至少从13岁就开始给自己画肖像了:

undefined

在这幅自作品的右上角有一行小字,上边写着:1484年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照着镜子画了自己。

就连送给未婚妻的礼物,丢勒也选择了自己的自画像《22岁自画像》,你们感受下:

undefined

自画像中,长发飘飘的美少年丢勒手持象征着能激发性欲的催情草,衣着华丽却有些慵懒的小性感,完美的45°侧颜,表情略带小傲娇,这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哦~拿自画像求爱也是需要相当程度的自信心的,不过据说丢勒本人确实是一位人间少见的美男子。所以大家也不要轻易模仿,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人家拿自画像求爱是浪漫,你拿自拍求爱可能就是性骚扰了...

在那个年代,画家可以给自己画自画像,画技不精的人要是有这方面的需求怎么办?权贵和有钱人可以找画师来给自己画吖...而这些肖像画往往和现实有所差距...就像现在p图软件可以给你瘦脸、磨皮、拉长腿一样...当年画家也可以手动给客户修图...

就拿亨利八世的这张肖像画来说:

undefined

这是1537年,小汉斯·荷尔拜因给亨利八世画的肖像画,当时是画在了皇宫国事厅的墙壁上。国王的画像必须得看起来浑身都是权威...要不然画师也是要掉脑袋的...

但是,据后来通过遗留的盔甲碎片考证,亨利八世的实际腿长要比画像中的短很多...这就比较尴尬了。可见,国王和画师也是心机婊啊,特意拉长了双腿,显瘦又显高。

此外,当时的亨利八世已经快50岁,可是这画像中的小脸蛋看着白中带粉,细皮嫩肉的,怎么看都和磨皮有异曲同工之妙嘛。

undefined

另外,虽然当时没有社交网络,不能像现在的国家元首一项开个twitter动不动就秀秀自拍,亨利八世还是想让自己的帅照散播的越远越好,于是命人copy了好多份,送给自己的朋友们和使节们~这个发自拍求关注的心态也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幸好当年还没有胖友圈,要不得多少人默默地把他屏蔽...

最近,有些人发自拍已经不止是在数量和频率上取胜了,而是在内容上玩命博眼球。“用绳命在自拍”的事件也屡见报端。但是,这种事往前追溯的话,也能找到鼻祖式人物:梵高。当年他和同住的高更大吵了一架后,高更愤然离去,梵高则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没过多久便创作了《割耳后的自画像》:

undefined

割耳一年后,本来打算给老妈准备了一幅自己的自画像当礼物(尽管最后这幅画没送出去...),既然是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就得让她看到一个最好的自己,于是他画了一幅看起来健康整洁的自画像《没胡子的自画像》,并刻意回避了自己被割掉的右耳。

undefined

梵高这种心态的转变和许多人发自拍时也是很像的。比如,在失恋时情景下,自拍党会发一张胡子拉碴又颓又丧的自拍照,恨不得通过这一张照片告诉全世界宝宝心里苦。但是,你在看他热恋时的自拍照,判若两人。你给别人看的自拍照永远是你想传达给别人的样子。

undefined

再从自拍和自画所借助的工具上来说,也有相似之处。许多人会对着镜子自拍,尤其是在没有前置摄像头的年代。其实,画家很多时候也会对着镜子自画,早在1524年,23岁的意大利画家Parmiianino就对着镜子画下了一幅自己的自画像,还把它送给教皇当礼物...很多人甚至认为这就是自拍的历史开端。

undefined

而真正的现代意义上的用摄影设备自拍似乎是从有了相机就开始了。尽管对于“谁是历史上第一个自拍的人”存在争议,但是很多人认为是他:

undefined

一个名叫 Robert Cornelius的人于1839年在费城拍下了这张自拍,并在照片后写着The first light Picture ever taken 1839。

而现在几乎人手必备的自拍杆也不是什么新的发明创造,你们看这张斑驳的老照片:

undefined

这是一对英国夫妻在1926年拍摄的自拍照,图中的那根杆子就很像现在的自拍杆。他们的孙子曾开玩笑地表示,为爷爷当年没有申请专利感到遗憾,要不他们全家就能发大财了...

由此可见,自拍不是现代人专属的一种欲望和行为,如果你非要说爱自拍就是有病,那恐怕几百年前就已经病得不轻了。不...也许还会更早,你看他也爱自拍:

undefined

本文系网易哒哒《酷酷·哒》栏目独家原创,任何媒体或公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联系邮箱:dadanews@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