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他们总是看向未来,那么过去又是怎样的呢?

44

好奇心日报 发表于 2017-01-04 10:07:38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分享文章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西班牙建筑师 David Romero,用彩色照片还原了两栋由 Frank Lloyd Wright 设计,但现已摧毁的建筑。

通过 Romero 的彩色照片,我们才得以第一次更为真实地看到了 Frank Lloyd Wright 设计的第一栋使用空调的工作场所 Larkin building,以及位于沙漠之中的住宅 Rose Pauson House。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Romero 把建筑内部进行可视化,甚至还原了家具的细节和墙壁的纹理,看上去就像是真实拍摄的摄影作品一样。而事实上,这两栋建于上个世纪初的建筑,在 Romero 还原彩色照片之前,只有部分零散的建筑细节,存在于黑白的照片中。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Romero 觉得,有很多的建筑模型和渲染图,都是为了展示未来的建筑形象。“也就是说,他们总是看向未来。那么过去又是怎样的呢?”他认为用图像去还原建筑的过去,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领域。而在他从事这件事情之间,我们所使用的建筑辅助工具,却和我们的历史没什么关系。

于是,他开始了一个名为 Hooked on The Past 的照片还原建筑的项目。他为此建立了同名的网站,并且在这上面下了整个还原过程。与此同时,他公开了所有的照片,欢迎大家下载和转发,还建立了论坛与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人对话。

Romero 告诉《好奇心日报》,选择从 Frank Lloyd Wright 开始他的这个项目,是因为他很喜欢 Frank 的建筑,并且希望能够去拜访它们。在 Hooked on The Past 这个项目中,Romero 与 Frank Lloyd Wright 建筑保护协会合作,他在自己的网站上以9.95美元一张的价格出售这些彩色照片,所得的钱款将部分捐赠给 Frank Lloyd Wright 建筑保护协会,剩下的则用于他自己的工作,继续去用照片还原更多的建筑。

作为二十世纪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Frank Lloyd Wright 以流水别墅出名,被认为是现代主义建筑的先驱。Frank 的设计遗产都很重要,然而却缺乏记录,特别是在色彩方面。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The Larkin Administration Building,是由 Frank 设计的第一栋完全使用空调的办公建筑。它在1904年完工,1950被毁。其建筑内部有一个开放式的办公空间,巨大的天井以及中央中庭。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Romero 在还原照片时,借助了 CAD 和3ds Max 来呈现建筑的结构和外形,再加上 Vary 和 PS,处理不同的色调和纹理。不过,Romero 也说,想要完全还原建筑的细节是困难的,在处理 Larkin Building 的过程中,他专门学习了数字雕刻和绘画软件 Zbrush,进一步刻画了建筑的细部的浮雕和饰金等细节。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为了增强图像的真实性,Romero 甚至还渲染了一辆那个时代的汽车,停泊在建筑前。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Romero 还原的另一栋建筑,是 Frank Lloyd Wright 为他的妹妹建造的,位于亚利桑那州沙漠之中的住宅 Rose Pauson House。

这栋住宅完工于1942年,有着颇具特点的砖石混合木材的外墙,以及可以望向另一侧沙漠的开阔落地窗。遗憾的是,这栋建筑仅仅存在了一年多的时间,在1943年,因为壁炉里还没完全熄灭的灰烬点燃了它的窗帘,室内部分被烧毁。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火灾发生之后,Rose Pauson 的外观得以保存,并成了当地的地标式建筑,以 Shiprock 命名。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当年这栋被称作杰作的住宅,内部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摄影师 Pedro E Guerrero 曾经拍摄过一些关于 Rose Pauson 的照片,因为年代久远,这些照片也已缺失。Romero 则根据可能找到的更多的细节,用 3D 渲染工具去还原室内的布局,甚至表现出了织物的独特质感。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太多人渲染建筑的未来,他却想要还原过去

Romero 在描述自己正在进行的项目时,表达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他对《好奇心日报》说道,“你可以感受到,你正在进行的艺术探索,是过去六十多年里没有人经历过的。”